如何制定年度目标

这篇文章的缘由是群里的一场讨论:2017年的新年目标是什么。这场讨论发生在一个多月前了,本来早就应该写了,结果一直懒,再加上春节假期,拖到现在才想起来总结一下。

每年年底的时候群里总会有新年目标的讨论,大家也都能说出很多内容。同时,关于该如何制定目标,到底什么样的目标才算是 合理的目标,也会有很多的疑问,讨论甚至于争执。我在这里抛砖引玉,希望能够引起大家更多的思考。

什么是目标

关于目标的定义,百度百科有很好的解释,在此摘录目标的特性部分如下:

主观性

目标是对活动预期结果的主观设想,是在头脑中形成的一种主观意识形态。以主观意识反映客观现实的程度,可分为必然目标、或然目标和不可能目标;

方向性

目标是活动的预期目的,为活动指明方向。具有维系组织各个方面关系构成系统组织方向核心的作用;

现实性

目标的价值性,可操作性构成了目标的现实性。从现实目标满足期望程度看,有理想目标、满意目标、勉强目标和不得已目标;

社会性

目标因受社会政治、经济制度、文化传统、意识形态制约。所以目标都是一定社会的目标,而具有社会性;

实践性

目标具有为实践活动指明方向的作用,只有通过实践活动才能实现目标。

目标-百度百科

在定义目标时,有一个老生常谈的标准就是SMART,具体而言,指的是:

S – Specific

M – Measurable

A – Attainable

R – Relevant

T – Time-bound

往往大家一看到这个标准,就会觉得道理都懂,但是真的开始做目标了,却觉得很难去满足这些要求,从而觉得这个标准未免太过苛刻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认为上述五个标准之中,有一个标准是重中之重,必须要明确落实下来的:Measurable。之所以把这项提出来作为制定目标时的关键点,主要原因如下:

  1. 如果不能明确衡量的标准,那么对于目标的实现程度就无法检查,阶段性的回顾更加无从谈起。

在保证上述条件的前提下,其他的标准都是可以在事后来慢慢细化的。甚至于包括Specific这个很多人认为的首要标准,都是可以暂时放在一边的:因为我们做的是个人的年度目标,而不是项目的年度目标。对于一个公司的项目来说,project scope是一切的根本,对于个人目标来说却不是这样:可以先确定一个方向,重要的是先做起来,经过一到两个月的观察,再确定一个可行的目标。

目标的分类

关于如何去量化目标,一直以来就有不少的争论:到底是应该以结果出发,还是以过程出发。群里的朋友在讨论的时候发现经常会有一个问题,就是没有一个良好的量化方法,从而导致目标追踪失败,常常出现2016的目标改个日期就变成2017目标的问题。

下面从两个出发点,举两个例子:

参加TOEFL考试,并且需要拿到100+的成绩

很明显,这个目标是从结果出发的:参加TOEFL并拿到100+ 就是想要的结果。对于年度目标来说,这个目标是一个足够清晰的初始目标,个人认为年度目标做到这样就已经足够满足要求了。当然,如果能够说出希望在什么时候完成这个目标就更好了。即使暂时无法知道何时能达到这个目标,也无大碍: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足够好的量化方法。哪怕是过了半年,发现这个目标暂时无法达到,或者说有更重要的事情,也可以把这个目标推迟。

再举一个例子:

使用百词斩,每天背200个托福单词

对比上面那个例子,这个例子很明显是从过程出发的。在这个例子里,并没有对结果做出要求,而是对过程提出了一个可测量的目标。对于这个例子来说,比上一个例子多了一个约束条件:Time-bound。因此,约束性比上一个例子要大很多。

那么,对于这两中出发点来说,哪个更好一点呢?实际上,并不存在哪种更好的这个说法。我的建议是在制定年度目标时,需要从结果出发,制定出一个可量化的目标。当拆解一个年度目标时,采用从过程出发的方法,定义各个阶段的过程,更重要的是要尽量想办法来检验是否能通过这个过程达到年度目标。

对于一个质量工程师来说,这两种方法无非就是图纸spec和IPQC的spec的区别而已:

  • 图纸的spec控制的是成品的质量要求
  • IPQC的spec控制的是制程中的质量要求

从上面的对比可以看出来,这个逻辑的出发点是通过对过程的约束,达到约束产出的目的。那么有一个问题:如何确定我们对过程的约束能够达到对约束产出的目的呢?换而言之,是否通过约束过程,就一定能够达到我们想要的目标呢?很遗憾,答案是并不能完全确定。好消息是我们能够降低产出的不确定性,坏消息是我们无法完全确定产出。有一个更坏的结果,就是我们的努力的方向不对,根本无法达到我们的目标。在工程中,通过DOE及Trail run来评估IPQC的有效性,对于个人目标来说,我们有更加便捷的方法进行评估:就上面的例子,可以每个月的月底做一套TOEFL的模拟卷,来看看是否随着单词量的提升,TOEFL的成绩也能得到提升。如果答案为否,需要重新评估每天背200个托福单词这个方法是否对自己有用。

结论

综上所述,在制定年度目标的时候,SMART原则固然重要,但是如果要在这五个原则里面排个序,最重要的是需要确保目标是可量化的。在可量化的前提下,可以慢慢细化,经过一段时间的评估,会对年度目标有更清楚的认识,再按照SMART原则进行细化。在做年度目标时,需要按照从结果出发的原则进行;在细化、拆解年度目标时,需要按照从过程出发的原则进行。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项是加入周期性的评估,或者说回顾的环节。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所控制的过程是否还对年度目标起作用,如果发现已经偏离年度目标,或者作用越来越小,需要考虑是否应该寻找新的因素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